【眼视光知识】为什么孩子做按摩近视下降了300度?

【眼视光知识】为什么孩子做按摩近视下降了300度?

为什么孩子做按摩近视下降了300度?:这就很像测量身高的过程。眼轴就是身高,晶状体的调节力就像是量身高时穿上了不同鞋跟高度的高跟鞋(图1),测量出来的身高越高等同于近视越高。

CCTV青少年视力矫正市场乱象的视频刷爆了朋友圈,视频中提到的近视治疗方法五花八门,却都没有治愈或降低近视度数的作用。我们昨天发了一篇文章《近视治疗乱象之我见》后,很多朋友在文后留言提到,的确周围有朋友的孩子去做各类近视治疗后减少了近视度数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一)、验光查近视就像量身高

眼球的屈光状态是由角膜的弯曲度(角膜曲率)、眼球长度(眼轴)和晶状体的屈光度共同决定的。

3岁以后角膜曲率发育基本稳定不再变化,所以对于3岁后的儿童,我们基本不考虑角膜曲率这个因素。

眼轴从3~14岁仅仅增长1mm,到14岁时可达到成人水平,到青春期眼轴基本不再增长。

而晶状体是一个可以改变自身屈光度的调节器官,也就是说晶状体是一个变量,这个变量变化时也导致眼球的近视状态发生变化。

这就很像测量身高的过程。眼轴就是身高,晶状体的调节力就像是量身高时穿上了不同鞋跟高度的高跟鞋(图1),测量出来的身高越高等同于近视越高。

人眼晶状体的调节能力与年龄成反比,可以通过公式:最小调节幅度=15-年龄*0.25来计算其调节力。所以儿童的调节能力很强。比如一个8岁的儿童,至少有:15-8*0.25=13D的调节。这就像这孩子有13双鞋子,鞋跟高度从1cm~13cm,测量身高时,他可以穿任意一双鞋子去量身高。如果不控制调节,身高的测量结果就很不稳定,所以我们要求脱鞋量身高。

我们对于验光的定义是要求调节静止,也即是要求晶状体不变化,其屈光力最小的情况。这就是我们说的,儿童验光要在调节静止或不调节的情况下进行,这就等于要求脱鞋量身高。

然而如果不用睫状肌麻痹(即,扩瞳验光)要让儿童在验光的过程中保持调节静止是比较困难的。就像实际上孩子是穿着一双高跟鞋在量身高,检查出来的近视度数会比真实的水平高。

当角膜曲率稳定,而又能控制晶状体的调节时,影响近视的因素就只剩下眼轴了,这就是为什么临床研究认为眼轴是影响近视进展的最重要因素了。

理解了这个问题,就可以回答以下问题了。

二、假性近视是怎么回事?

儿童调节力强,当用眼不当,比如持续高强度近距离用眼时,会产生调节痉挛,晶状体无法自然放松,这就像穿了8cm(调节痉挛8D)的高跟鞋无法自己主动脱下来了,这时去量身高的结果是包含鞋跟高度的,表现为近视度数过高。

怎么才能把高跟鞋脱下来呢?有以下两个方法。

方法一:雾视/调节训练

雾视是指在验光的过程中,患者戴低矫正近视的度数(或正镜)时,鼓励看更小的视标。因为只有放松调节,焦点才能向后方移动到视网膜上以看清楚视标。雾视的效果依赖于验光师的经验和沟通技巧。而且对于一些严重的调节痉挛,仅仅靠短时的雾视还无法去除调节痉挛(无法脱掉高跟鞋)。

如果验光师没做好验光操作,或者未做调节功能的检查和分析,很容易把这个“穿着高跟鞋”的状态当做是“脱鞋量身高”的状态,也就是把假性近视当真性近视处理了。如果这时去配了眼镜,就像默认了以后都是要穿着高跟鞋(使用调节)的,那这高跟鞋就更脱不下来了,久而久之,假性近视就变真性近视了。

调节训练,尤其是放松调节的训练,包括正镜片排序、反转拍等,是通过循序渐进的多次、有计划的调节训练(物理训练)来放松调节,这相当于把验光过程中的短时雾视变为长期的训练过程。这样的过程更容易“把高跟鞋脱下来”。

方法二:睫状肌麻痹(药物)

扩瞳验光(睫状肌麻痹)就是用药物的方法暂时去除了晶状体的调节力,等于暂时性地把儿童的这些“高跟鞋”没收了。然而,不同睫状肌麻痹剂的作用不同,残余调节不同,验光结果会不同。

也就是说,不同的睫状肌麻痹剂消除调节的能力是不同的,医学上可以用残余调节来表达,即,使用了睫状肌麻痹剂以后还剩下的可以使用的调节。这就像睫状肌麻痹剂“没收”高跟鞋的能力不同,有的可以把所有鞋子都没收,逼着孩子“光脚量身高”;有些则会留下些平跟鞋。

1%阿托品的睫状肌麻痹作用最强,可以认为把所有鞋子都没收了;

1%环喷托酯(赛飞杰)的睫状肌麻痹作用次之,但也接近1%阿托品的效果,是最推荐的儿童睫状肌麻痹验光的方式。

0.5%/1%的托吡卡胺调节麻痹作用比较弱,“会留下不少鞋子”,所以不推荐作为儿童睫状肌麻痹验光的首选药物。有研究表明,托吡卡胺调节麻痹后还有3D的残余调节(还留一双3cm的高跟鞋),即,验光结果可能还有300度的假性近视成分。

具体可参考前文:什么是快速/慢速散瞳验光?

三、中药、穴位按摩理疗真的有效?

有网友说自己小时候检查发现近视,但吃中药后就治好了。可以理解为:

检查时是假性近视(高跟鞋没有脱下来),吃中药(其实和近视无关,也许是用眼条件和习惯改善了)后,高跟鞋脱下来了,假性近视消除了。

有网友说两月前去做了穴位按摩理疗,近视真的从600度下降到了300度。可以理解为当时验光没验好,把300度验成600度了,穴位按摩理疗后,“高跟鞋脱了”,近视回到了300度。

同样的,梅花针、耳豆、艾草灸眼仪、针灸、按摩、中药药敷、走鹅卵石路等等,都可能是这样的原因。并不是这些治疗本身减少了近视,而是本来就没有近视。

逻辑思维有一期节目提到过巫术与自限性疾病,摘抄如下:

古代各民族也是走了很多弯路。远古时期人类把生病的原因归咎于恶魔附体,于是治疗工作都交给了巫师,方法自然就是咒语和祈祷。古代中国巫医不分家,甚至到了现在,在民间依然存在很多巫术治疗,跳大神,喝香灰泡水等等,很多人都说很灵验呢。我记得小时候曾经得过一次病毒性腮腺炎,也就是民间说的“猪头腮”,腮帮子真的肿得像个猪头一样,看着很吓人。正当家人准备带我去看医生的时候,只见外婆不慌不忙从家里翻倒出一支毛笔和墨汁,在患处写了一个“虎”字,然后画一个圈,口中还念念有词,如此这般折腾一番,就说“没事了!猪头腮是猪精进了你的腮帮子,我画了个老虎把它吃掉了”,我当时心想这不就是封建迷信吗?也太扯淡了吧?但由于当天已经很晚了,就想等第二天再去看医生。但是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起床竟然发现原来肿胀的腮帮子已经消肿了,到了第三天居然就全好了。当时我哑口无言,三观全毁了。外婆得意了:“这是祖宗传下来的东西,自然有它的道理!”

后来长大了我才闹明白里面是怎么回事。原来病毒性腮腺炎是一种自限性疾病,其实那些巫医“治好”的大多都是一些自限性疾病。所谓的自限性疾病,就是疾病在发生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能自动停止,并逐渐恢复痊愈,并不需特殊治疗,而是依靠人体自身强大的免疫系统来清除病灶修复损伤恢复健康。自限性疾病有很多:玫瑰斑疹、水痘、普通感冒、亚急性甲状腺炎、轮状病毒肠炎等等。除了这些正儿八经的疾病之外,还有一些是连疾病都算不上的症状,例如头痛啦,落枕啦,跌打损伤啦……这些疾病或者症状就好像日食一样,不管你有没有敲锣打鼓,过段时间都就会好起来。但是当局者迷,身处其中的人看到的就是一个典型的“因果关系”,会很自然地把治疗的行为看成康复的原因,而且都是“亲身体验”的,这就是有些巫术能流传至今的其中一个奥秘。

假性近视也是“自限性疾病”,只要去除病因,一定时间后会恢复为正视状态!

四、可以自主控制近视度数的儿童

有报道说,有一个儿童可以自动控制自己的近视度数,可以验光是200度,也可以控制了验光是800度,非常神奇。

其实这并不神奇,就是这个孩子的调节力强,他有一系列的高跟鞋,可以穿2cm的高跟鞋,验光200度,也可以自己选择穿8cm的高跟鞋,验光800度。如果给他做充分的睫状肌麻痹验光,“把高跟鞋都收走了”,他就没法随意控制自己的近视度数了。

五、小结

真性近视没有“减少度数的治疗手段”。

晶状体的调节力对儿童验光结果影响很大,验光是要控制好调节,保持调节静止的状态验光。必要时需要使用睫状肌麻痹验光。

正确的验光很重要,否则就会出现(在“不存在的近视”上)获得良好近视治疗效果的现象。

找正规机构做验光检查。

建立屈光发育档案是最好的检查,通过对比眼轴、角膜曲率和验光的检查数据可以大概排除上述“假性近视”的情况。

所以在CCTV的调查中,专家说的这些治疗都是”通过神经肌肉的放松“,放松的就是调节,就是”把高跟鞋脱掉“。